首页 > 廉播聚焦 > 电视节目

第291期《卫生院长的“生财之道”》

发布时间:2020-09-18 21:15:00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 字体大小: 分享至: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2020年7月23日,绵阳市涪城区纪委监委通报了3起工程招投标领域违纪违法典型问题。原城郊乡卫生院院长、党支部书记张庆华规避招标的问题就是其中之一。通报指出:张庆华为自己妻女的广告公司承揽业务,违规将卫生院五成以上的广告业务拆分,规避政府招投标程序。调查发现,张庆华的违纪违法事实远不止如此,只要是权力够得到的地方,他都“生财有道”。

【正文】2019年2月,绵阳市涪城区委巡察组在对原城郊乡卫生院进行巡察时,发现了一件蹊跷事。卫生院下属的两个相邻卫生服务站,工作范围、服务对象数量大致一样,但年终考核分数却相差很大,一个得了90多分,一个只得了70多分。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两个卫生服务站在年度考核中差距这么大呢?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院长 张庆华:比如它只值得到70分,在考核过程当中有可能给它打成80分、90分甚至更多。

年终考核直接关系到国家补助给卫生服务站工作经费的多少,卫生服务站自然十分看重,而身为院长的张庆华就是这个打分的人。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邱涛:打分的高低完全就是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他想打好高,打好低,这个就取决于他跟卫生服务站的负责人关系好坏,他们之间是否存在着一种利益往来。

打高分的背后,不光是因为卫生服务站负责人会给张庆华好处费,还隐藏着其它“猫腻”。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院长张庆华:国家应该考核它1000人,但实际上只考核了600人,还有400人没进行考核,但是就把这个国家的专项经费仍然下拨给它。

每一年,市本级财政都会下拨用于改善基层医疗卫生基础设施的专项资金。打高分最终的目的,是套取本级财政卫生专项资金,多出来的专项经费自然就落入了张庆华的口袋。据调查,张庆华采取多报流动人口服务数量的方式,贪污卫生专项经费共计8万元。

主持人:

张庆华从2006年开始就在原城郊乡卫生院担任院长职务,一干就是10多年。当院长时间长了,不但权力非常集中,其贪财的本性也慢慢显现了出来。为方便自己捞钱,张庆华甚至把自己的外甥王文彬培养成了卫生院的副院长。

张庆华和王文彬既是亲戚,又是上下级。这种关系更加方便了张庆华从卫生院里敛财。2017年底,在张庆华的授意下,王文彬将黑手伸向了卫生服务费。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副院长 王文彬:相当于第三方承包这个医务室,从中挣了9.5万元钱。

通过卫生服务站把卫生服务费转入“私人腰包”,这是张庆华“生财”的又一种手段。原本该转给卫生院的医疗服务费,在张庆华的授意下却转给了根本没有提供服务的下级卫生服务站,随后卫生站又把钱转给了张庆华和王文彬。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院长张庆华:我自己决定,我拿7.5万元,王文彬拿2万。

经调查,2016年2月至2018年4月间,张庆华、王文彬伙同他人采取虚订合同、多划拨流动人口服务数量、虚报工作量等方式,先后侵吞专项资金共计46.92万元。

主持人:

卫生服务站是直接面向群众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需要按程序申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才可以开展工作。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乡镇卫生院长起到关键作用。作为院长的张庆华又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申领于是也成为了他的“生财之道”。

 “业务精通”的张庆华对于卫生站的设置了解得很透彻,他也非常清楚,怎样才能从中赚到钱。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院长张庆华:医疗(卫生)机构在开展业务的过程当中,他也需要讲地段、讲人气、讲服务人口数量,才能让设置机构的单位获取最大的利益。

2016年9月,蒲某找到张庆华,想要在涪城区原城郊乡管辖的一个社区建一个卫生服务站。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胡俊:当时张庆华就回复的,有名额但是需要去协调关系,对方就理解了张庆华他的意思。

张庆华的意思,其实就是想要蒲某给他送钱。为了达到目的,张庆华可谓煞费苦心。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胡俊:张庆华就利用他(手中)的权力,他就谎称社区卫生服务站已经有人员在开展这个工作,如果你需要开展这个工作,就需要别人一些转让费,由他代收转交给对方。

实际上,这个卫生服务站并没有人经营。为得到好处,张庆华找到自己一个朋友,利用自己的职权取得了该社区卫生站的经营权,随后转让给了蒲某。这一次,张庆华从中收受了30万元的“转让费”。

在张庆华看来,申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就是一个“金矿”。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院长 张庆华:比如说这个“金矿”,如果能开采出来百分之百的矿,他哪怕损失百分之三十,他赚百分之七十,他也要愿意干的。所以我们就抓住了设置机构这种心理,然后再从中收取转让费。

有了这样的“金矿理论”,张庆华更加肆无忌惮地捞钱。调查查明,2014年11月至2018年7月期间,张庆华、王文彬以申报执业许可证需要疏通关系为由,大肆收受辖区卫生服务站相关人员所送现金,其中张庆华收受71万元,王文彬收受13万元。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院长 张庆华:走到今天,第一个首先是我自己对法律、对纪律认识上存在很大的偏差,在基层工作呆久了,自认为自己是个“土皇帝”。

把自己当作“土皇帝”的张庆华,把卫生院俨然当成了自己敛财的“聚宝盆”,他在里面变着花样地挣钱。张庆华的妻女在绵阳开了一家广告文化传播公司,为了能让该公司承接到卫生院的业务,张庆华将卫生院的大量广告业务违规进行拆分,规避政府招投标程序,交给妻女的广告公司直接来做。实在要进行招投标的项目,他也会想其它的办法。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邱涛:通过恶意的围串标,把标底都泄漏给他自己的亲属,并且找几家公司进行围标,广告公司进行围标,反正转来转去都是他的,别人已经知道标底了,这种就很容易中标。

经调查,原城郊乡卫生院违规与张庆华妻女开设的广告文化传播公司签订广告业务合同,涉及金额共计53.7万元,占全院广告业务总量的55.8%。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监委委员 赵栋辉:张庆华这种是典型的前门当官,后门开店,开夫妻店,其疯狂追逐权力变现的同时,也就一步一步地把其拖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2019年5月,张庆华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同年12月,涪城区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依法判处张庆华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45万元,违法所得123.9万元予以没收。2019年6月,王文彬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同年11月,涪城区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王文彬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万元,违法所得19.3万元予以没收。

因张庆华、王文彬案发,2名时任原区卫计局干部、3名原城郊乡卫生院干部被给予党纪政务处分,3名涉案人员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副院长 王文彬:小洞不补,扯断一尺五。如果我现在没(被)处理,有可能以后还会出现更大的问题。

【采访】绵阳市涪城区原城郊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院长 张庆华:让他们以我作为一种案例,给他们时刻敲响,不管在工作上、生活上、法律意识、纪律意识长鸣的警钟。

主持人:

“任人唯亲”方便敛财,开“夫妻店”承揽广告业务,办理执业许可收取好处费,虚报考核套取国家专项资金,一个基层卫生院竟然被张庆华、王文彬等人想出了这么多的“生财之道”。他们背离了医者仁心的初心使命,侵害了人民群众切身利益,最终也受到了法律的惩处。这起案件发生以后,涪城区纪委监委及时向区卫健局发出纪检监察建议书,督促开展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专项整治,完善各类专项资金使用管理规定,进一步强化了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再见。

编辑人员:陈浩文